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靈異 > 少年歸來
《少年歸來》小說完結版免費試讀 李北斗程星河小說全文

少年歸來桃花渡

主角:李北斗程星河
主角叫李北斗程星河的小說叫《少年歸來》,它的作者是桃花渡傾心創作的一本懸疑靈異風格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我三舅姥爺是看風水的,有一天他告訴我,他在一個風水寶地里給我埋了個媳婦……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6-11 17:19:39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第15章靈異車行

那天一個看車的客戶來試車,結果剛要開車門,就嗷一嗓子就坐地上了,安家勇問他怎么了,他說車玻璃反光,他看見身后站著一個女的,一臉血,回頭一看身后根本沒人,嚇的直接跑了。

陸陸續續,又有客戶試車的時候說看見了那個女的,誰都知道,二手車有時候來的并不干凈,事故車比比皆是,他們怕這里有兇車,那誰樂意買。

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,一些閑的蛋疼的大學生聽說了,還跑這里來拍抖音搞直播,說啥震驚了,靈異車行,直擊兇車,血腥**,嚇死你爹之類的,在公眾號上一轉發,在整個縣城都出了名,哪兒還有人敢上他們家來買車,這一陣都沒開張,急的安家勇腮幫子都腫了,有員工就小心翼翼的問,別是真進來什么臟東西了吧?

安家勇以前就是校霸,哪兒信這個,只說員工沒本事,還不快找點水軍把形象洗一洗,世界上哪兒他媽的有鬼。直到自己有天晚上去車行開車,忽然覺得后車門開了,車上重了一下,像是后座多了個人,接著車里就響起了嗚嗚咽咽的哭聲。

接著,一股子涼氣撲在他耳朵上,有個女人的聲音倏然在他耳邊響了起來:“我想回家……”

安家勇心說哪個不知死的鬼敢上自己的車,拿自己當滴滴呢?結果回頭一看,卻什么都沒看見,正納悶呢,眼角余光瞟到后視鏡,見到著一個女的趴在自己身后,滿頭是血,臉就貼在他耳朵后面,白眼珠子正死死的盯著他。

這把安家勇給嚇的,連滾帶爬就出來了,再也沒敢上車行去,正想著找人看看,就聽說我把和上的事兒看好了,高亞聰就要上我這來試試,好歹認識這么多年了,知道我什么人品,也放心,才特地過來的。

我什么人品?在他們眼里,我是個**的人品。

我就裝模作樣的拿了個算盤,噼里啪啦一頓胡打,說:“這事兒我能辦,二十萬?!?/p>

安家勇大吃一驚,說跟報價單上不一樣,**還真是窮瘋了吧?

我說得看這事兒對你來值多少錢,咱們認識這么多年,我就不收定金了,事成了全款付清就行,要是看不好,我一分錢不要。

車行成本運營一天就不少,對他們來說越早解決越好,算下來二十萬也沒多要。

高亞聰有點擔心的看了看安家勇,安家勇冷笑著說可以啊,不過你也知道我這性格,咱們要玩兒就玩兒大點,你要是給我看成了,二十萬我立馬轉賬,要是你沒本事瞎裝逼,你得把你這個門臉轉給我做補償。

這話接近無賴,沒聽說過看不成事兒還得倒貼的。

我還想起來了,前一陣在同學群里看見,安家勇想在商店街找個店面開新店,但一直沒找到,原來是把主意打我頭上來了。

好個一石二鳥啊,我看成了,能把他們家的事兒解決了,看不成,也能弄到個門臉,橫豎不吃虧。他果然跟以前一樣,還是拿著我當**。

不過,這事兒于我也沒壞處,第一,我就差二十萬了,這錢要是一步到位,不管我這出了什么事兒,老頭兒那我就能放心了,這種活可不是每天都能碰上的。第二,這事兒聽上去并不難辦,估計就是邪祟不認識回家路,送一送就行了,我現在連青氣都望得到了,不至于能難得倒我。

唯獨有一點,就是安家勇這王八蛋一肚子壞水,別跟高中那會一樣,挖坑讓我跳。不過為了老頭兒,刀山火海我也敢上,他算個屁。

我就笑了笑,說可以,那照著我們這一行的規矩,咱們再加上一條,我要是看好了,你不光給我二十萬,還得給我磕三個頭,說三句謝謝李大師,我得發朋友圈里給客戶當反饋。

我們這一行根本沒這個規矩,不過這三個頭,是他欠我的。

安家勇咬了咬后槽牙,眼神像是要殺人,高亞聰連忙說:“咱們都是同學,沒有必要開這種玩笑……”

我笑了笑:“是啊,我就是開個玩笑,不敢就算了?!?/p>

可安家勇被我激了,一拍桌子,說可以,簽合同吧!

安家勇開車來的,是輛奔馳E級,剛要上車,我看見一個女人的身影從街角轉了過去。

那是個十分細瘦的背影,走路扭來扭去的,仔細一看,**,她身上就帶著淡淡的青氣!

我想起古玩店老板的話,立馬就想追上去看個究竟,可這個時候,安家勇拍了我肩膀一把,說:“你沒見過奔馳???愛看你就多看兩眼,看在老同學的份兒上,你跟我車**一下也不要緊?!?/p>

我甩開他再看過去,街角的人影就消失了。

我不由一陣失望,只好上了車。安家勇以為我嫉妒他的車,起步的時候故意秀了秀推背感:“沒我們你這輩子坐不上奔馳吧?還不好好謝謝我媳婦,夠你吹兩年牛逼了?!?/p>

高亞聰跟著笑了起來,一副很天真的表情——跟那會兒一模一樣。

程星河瞅著高亞聰,卻露出個若有所思的樣子,又像是看見什么了。

到地方一看,車行占地面積還真不小,里面密密麻麻排著好多車,第一次進去真能迷路。而且那車看上去狀態也都不錯,牌子上標的價格也都很實惠,要是我有錢我都想買一輛。

就是進門鋪面一股子涼氣,跟開了中央空調似得,讓人起雞皮疙瘩。再觀了觀形,我就知道這里為啥鬧邪祟了——大肚小嘴存陰氣,這是個陰地,叫葫蘆地。

要是拿來養小鬼練行尸什么的倒是正合適,陰氣易進難出,弄點歪門邪道事半功倍。這種地不常有,經常有人大價錢求,三舅姥爺說過,用陰地的都不是正經人,有上門請你找的可千萬別答應,踩到了哪個陰穴,也別聲張出去,不然很可能虧損功德。

于是我就沒吭聲,觀形完畢就望氣,果然,看到了一股子黑氣。

這股子黑氣又濃又重,還混著一點赤色,這叫兇上加血,看來這個女人死的確實很暴,加上在這個陰地里一養,怨氣越來越重了,再不收拾,還真會出大事。

而這個時候,程星河像是有點意外的“咦”了一聲。

我問他看見啥了?他瞇著眼睛笑了笑,說咱們跟她還挺有緣分,又見面了。

啥意思,還是個熟人?可我跟他剛認識多長時間,上哪兒共同的熟人去?

他習慣性手心朝上沖我伸過來,我把他手打掉,心說還是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吧,順著那黑氣一找,我就發現了黑氣最重的位置——一輛鮮紅色的保時捷跑車。

這時安家勇有點不耐煩了,說你會不會看???來了之后光瞎逛當,也沒羅盤,也沒點黃紙燒香什么的,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。

你英叔電影看多了吧?你這雞**大的破地方根本就不配用羅盤。

我就指著那輛保時捷問,是不是這輛車到了這里,就開始鬧邪了?

安家勇一愣,算了半天一拍大腿:“媽的,還真是!”

這車是個事故車,車主是個年輕女人,死于車禍,腦袋從前擋風玻璃撞出去,當場死亡,但出人意料的是車除了擋風玻璃竟然沒什么損傷,就到了他這來了。

高亞聰這就抱怨,說早讓你排查一下兇車,你就是不聽,把它倒手了就沒這么多事兒了。

安家勇說兇車多了去了,我哪兒知道是這一輛。接著就問我們能不能搞定。

這死人確實兇,不過,俗話說咬人的狗不叫,殺人的鬼不鬧,像這種死人,一般是因為沒有親人給燒紙,所以找不到回家的路,就流浪在外,試圖引起人關注送她回陰陽路。

于是我就蹲下點了貢香——她平時肯定吃不到香火,現在給點個貢香,就等于請流浪漢吃大餐一樣,她肯定會來,問清楚了籍貫,一送就行了。到時候老頭兒的事兒就終于落聽了,我就凈等著安家勇給我磕頭吧。

果然,沒多長時間,我就聽到了一陣嗚嗚咽咽的哭聲,聽得人腦瓜皮發炸。

高亞聰立馬抱住了胳膊,安家勇想起了之前的遭遇,也臉色發青,撂下一句你給我好好看,帶著高亞聰就出去了。

身后傳來了一陣嗶嗶啵啵的聲音,我還以為死人來了,結果一回頭是程星河今兒帶了一把松子,正剝著呢,還問我吃不吃。

我懶得理他,他又添上一句:“小哥,你跟那個車行老板娘,是不是有什么不得不說的故事???”

我頓時一驚,這他都看出來了?

他扔了一把松子進嘴:“今天心情好,再免費酬賓一次,那個女的長得雖然還行,卻絕對不是什么好東西,當心她坑你?!?/p>

我心里一陣苦笑,沒必要當心,她已經坑過我了。

這么想著我就把頭回過去了,結果差點沒一**坐在地上,只見車玻璃倒影上,一個女人正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東西,顯然是在吃香。

但是再仔細一看那個女的,我頓時一愣——媽耶,還真有緣分,這不是上次那個穿花襯衣的女司機嗎!

當時程星河就讓我別看她,她不認識路,會跟上跟她對眼的人,果然是真的,這么長時間,她現在還沒找到回家路呢。

于是我就清了清嗓子,念起了從三舅姥爺那學的問鬼詞:“三界侍衛,五帝逢迎,何處為家,家人何名?”

問出來就好說了,她既然也想回家,那念著她的名字,對著她家方向燒紙,等于給她鋪了一條回家路,就能把她送走了。

可這女的半天不吭聲,只知道吃香,我念了三遍也沒反應,腦門上出了汗,不對啊,她不是想回家嗎?現在按說她應該回答我的問題,我好送她回去了???

我剛想到了這里,貢香的火頭子冷不丁就滅了。

**?我一下愣了,這什么情況,上次張勝才掀桌子,這次變成了這個女的掀桌子,我燒的貢香質量不好你們不滿意還是怎么著?

這個時候,我一錯眼,就看到了玻璃倒影上,那個女的對著我抬起了頭,她腦門整個碎了,眼珠子也暴凸了出來,死死的盯著我,接著一下就從我身后竄起來,趴在了我背上,一股子涼氣噴在了我耳邊,殺氣騰騰的聲音響了起來:“你還敢來找我……就是你害死了我,我今天要你償命!”

我脖子被擰住,頓時就喘不過氣來了——不是,這特么怎么回事,我這才是第二次見你,怎么就成了我害你了?

小說《少年歸來》 第15章 靈異車行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东南配资